盘山县便民网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国内新闻

对话体检不知情被检测出艾滋病青年:“感觉成

2019-01-06 06:30编辑:admin人气:


  12月28日,中国青年报报道称,四川青年谢鹏在公司在今年5月试用期将满时接受体检,医院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对他做了HIV抗体检测,还将结果告知谢鹏的公司和两级疾控中心。

  谢鹏告诉每日人物,他和公司签的劳动合同,工作地点在公司下属的事业单位大楼里。2017年5月9日上午体检完,下午他又被通知去复检,医生在告知自己HIV检测阳性结果后,谢鹏当头棒喝,之前他不知道自己感染了艾滋病,他也不知道原来这次体检以“公务员体检标准”进行了HIV检测。

  一个月后,仍在公司上班的谢鹏接到了“回家养病”的通知,他很气愤。“没去上班后,我就去做一些兼职,勉强维持日常生活。”

  2017年底,收集好证据的谢鹏起诉了公司,在法院的调解下,他要回了工作。但回到公司后,谢鹏发现工作已经“变了味”。公司领导让他在家上班,也不再给让他接手核心工作。

  “我感觉自己已经成了一个拖累单位的废物,两年之后公司肯定也不会再跟我续签劳动合同了。”谢鹏说。

  今年11月,谢鹏向内江市中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内江市第六人民医院和市中区疾控中心、内江市疾控中心,要求被告作出书面道歉,赔偿给自己精神损害抚慰金10万元及其他费用。

  谢鹏的律师告诉每日人物,医院虽然根据《公务员录用体检标准》等规定执行体检,但在体检过程中,也应该符合《艾滋病防治条例》第23条所规定的“艾滋病自愿咨询和自愿检测的原则”,提前征求被体检者检测HIV的意见。

  对该结果,谢鹏感到失望。虽然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预期,但当最坏的结果发生时,他怕这会开一个口子,“之后任何普通员工都可能在不被告知的情况下,被公司用更严格的公务员标准进行体检,以后或许可能会有更多的‘谢鹏’出现”。

  “我也没考虑再丢工作的事了,只觉得医院和两家疾控中心中的任何一方当时要是拒绝单位的委托,我不会陷入现在的境地。”谢鹏说。

  谢鹏:是体检当天(2017年5月9日)下午,公司人事处突然告诉我要去医院复检,我到了医院之后,一位陈医生把我单独叫到屋子里,告诉我血液检测结果显示我的HIV是阳性,那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做了HIV检测。

  谢鹏:那是我已经进(公司)一个月了,2017年5月8号晚上接到人事处电话,说第二天到公司楼下集合去参加体检,也没跟我说什么体检,当时我以为是公司的福利体检。第二天和两个同事一起去了内江市第六医院,之后由医院护士领着做体检,都是很常规的项目,测身高、体重,还有抽血、尿检,做完了我就回单位继续上班了。

  谢鹏:当时既难过又很气愤,难过的是我得了这个病,气愤的是我有选择检测的权利,单位和医院应该提前告知我,但之前没有任何人提前告知我做了HIV检测,这就好像我本身虽然有癌症,我并不想医生给我检测,但还是有医生给我测了癌症。

  谢鹏:医生当时告诉我,是我的公司委托医院用公务员体检的标准对我进行检测,但我就是一个普通公司的员工。

  谢鹏:复检当天医院就将HIV的检测结果告诉了公司。但最终确诊又用了一个月,到2017年6月6日才有正式的体检报告。这期间我还一直在公司上班,工作跟之前也没有什么变化。

  谢鹏:6月9日公司人事处单独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我“体检不合格”,让我回家好好治病,治好了再去参加体检,体检合格了我可以再来公司。

  谢鹏:我在2017年底起诉了公司。然后2018年4月28日,法院进行了调解,公司支付我2017年4月7日至2018年3月31日的双倍工资,还跟我签了两年的劳动合同。

  谢鹏:有。之前公司都会直接分配给我很核心的工作,可回去之后都变了,公司也不再给我任何实质性的工作任务,还让我在家工作,工资也降到了只有底薪,远比之前的工资低,在只能勉强生活。

  我感觉自己已经成了一个拖累单位的废物。虽然我之前起诉公司,恢复了工作,但这样下去,两年之后公司肯定也不会再跟我续签劳动合同了。

  谢鹏:我要求法院判内江市第六人民医院、市中区疾控中心、内江市疾控中心对我作出书面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希望(这三家)能有所反思,他们中的任何一方当时要是拒绝单位的委托,我都将不会失去这份工作,也不会去年一年都卷在和单位打官司的漩涡当中,更不会陷入现在的境地。而且我觉得这会开个很可怕的先河,就是任何一个普通的公司都可以用公务员体检标准体检普通员工。

  谢鹏:败诉的结果之前我也有预期,对方(体检医院和两家诊疗中心)很强硬,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谢鹏:我还是挺失望的。庭审中,对方没有出具任何我对HIV检测的《知情同意书》或者其他书面材料,法院还是判了他们赢。我也挺迷茫的,诉求被全部驳回,这半年多的维权似乎走到了一个冰点,庭审中双方律师都有提出艾滋病防治条例和传染病防治条例的法条之间存在冲突,我开始怀疑我打这场官司的意义,是医院和疾控错了,还是我错了?

  而且我也很惶恐,体检应该要符合《艾滋病防治条例》第23条所规定的“艾滋病自愿咨询和自愿检测的原则”,但医院就根据《公务员录用体检标准》等规定对艾滋病直接进行检测,也不告知被检测的人,所以之后我怕会有更多的“谢鹏”出现。

  谢鹏:我还会继续上诉。我觉得不能开这个口子,不能随意让普通员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接受HIV的检测,所以现在我和律师也正在研究后续的诉讼程序。

(来源:未知)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gamerelations.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
急救管理政策法规将出台 为见义勇为制定免责条

急救管理政策法规将出台 为见义勇为制定免责条


返回首页